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 玄幻小说 > 食人魔的美食盒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密室杀人
    阿曼达·休文伯爵的双眼充斥着绚丽的光彩,他带着玩味的笑容盯着自己的侄子,似乎对自己的妹妹带着一个仿佛年轻版的自己来监狱探视他一点也不意外,更是对自己是否能够获救这件事半点也不关心。他甚至都没问一句这两个人是不是来这里救自己出去的。

    戈隆在这双眼睛注视之下,浑身都有种不大自在的感觉。就仿佛被关在监狱里等待斩的那个人变成了他一样。

    “你终于来了,我想见你已经很久了,我可爱的……侄子?!卑⒙锟醋判∈橙四?,忽然开口说道。

    “你从很早以前就知道我了吗?”戈隆皱起了眉:“知道我的存在倒是不奇怪,可你想见我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听道戈隆的疑惑,阿曼达突然狡黠地一笑,回道:“你是我弟弟的儿子,是我的亲侄子,难道这个理由还不足够吗?”

    “……”

    这一番毫无营养的对话让旁边听着的米歇尔有些莫名其妙。阿曼达这个哥哥这一次带给米歇尔的感觉可是完全不同,就仿佛在监狱中他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样。这是女人的直觉,毫无缘由,但往往十分精准。

    自从阿曼达被恐帝杜隆塔尔看重,成为那位暴君的宠臣及禁脔之后,正式获得伯爵爵位的阿曼达就已经很少和休文家族的成员有直接接触来往了。

    其实阿曼达的性格本来就十分内向,也许是因为容貌和成长环境的原因,他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甚至可以说是逆来顺受,对于那些强加在他身上的命运丝毫不做抵抗,无论是残酷的折磨还是令人艳羡的恩宠。

    以至于米歇尔这个妹妹,在回忆起这位兄长的时候,就只记得他站在处刑台上,面带诡异笑容亲手斩下那些“冒犯他”的上层贵族成员的脑袋这一件事,仿佛只有在这一瞬间,他才是他自己一样。

    这样一想,米歇尔突然觉得面前这位导致休文家族爆炸式崛起与雪崩式没落的元凶,这位休文家族的名誉族长,自己这位兄长竟是无比的陌生。

    她一心只想着救阿曼达出来,挽救即将覆灭的家族,却完全忘记了要去解阿曼达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若是真的将他救了出来,他又是否会按照家族的期望去行事?

    在亲眼见到阿曼达伯爵之后,米歇尔本来就不怎么多的信心突然间又消失了不少。

    但现在显然不是去想这些东西的时候。心中隐隐不安的女族长在现侄子与哥哥进入互相瞪眼外加胡言乱语的古怪状态之后,只能郁闷的尝试将话题重新引导回正确的方向。

    “喂!你们两个都给我清醒一点啊,看看你们的脚下,躺了一地的都是些什么?是皇族、皇族啊、是一群手脚都被你们废掉,就快要死翘翘的王族成员哦!外面还有整整一监狱的狱卒和这些皇族的贴身护卫,这种情况我们该如何处理?我们又该怎么从这里离开?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才是我们现在最该去思考的问题吗?”

    戈隆与伯父阿曼达同时愣住,然后互相对视一眼,下一刻竟是同时露出笑容。

    “你们笑什么??!”米歇尔几乎有种崩溃的感觉,他没想到这对叔侄在气她这方面竟然有着惊人的默契。

    看到姑姑就快要暴走了,戈隆终于严肃起来,说道:“没什么,只是没想到我这位久闻大名,却一直没有机会见到的伯父,竟然是个比想象中更加有趣的人,一时间有些意外而已?!?br />
    米歇尔看了看戈隆,又看了看微笑不语的阿曼达,一脸的懵逼,完全弄不懂这种哥哥有趣在哪里。不过有一点她还是看出来了,那就是这叔侄二人似乎非常投缘,都对彼此颇感兴趣,至于这种兴趣会向哪种方向展,是好是坏,是敌对还是亲密,她就完全搞不清楚了。

    “你有办法救我出去吗?虽然我本来已经放弃希望了,但是在看到你之后,我似乎又不怎么想死了。你能帮助我吗?”

    这句话从大6第一美人口中说出,再搭配他那邪魅无双的微笑,足以让绝大多数人为之而疯狂,然后铤而走险。戈隆虽然不会被这张酷似自己的容貌所迷惑,但也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些问题来。

    他们现在的暂时安全,完全是建立在布拉哈德利侯爵苦心经营的这种隐秘聚会的制度模式之下,至少在外面的狱卒和皇族护卫们察觉到主子遇到?;?,他们还能有一小段时间进行准备。

    这也要感谢这位死鬼侯爵,他们布拉哈德利家族苦心经营多年,将这座皇家监狱变成铁桶一块,而这些“游戏室”,更是能够完全隔绝各种魔法通讯手段,当然也包括干扰绝大多数示警求救道具的工作。虽然不知道这个变态家族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至少现在却是帮了小食人魔大忙。

    现在老侯爵已经变成了可以任意操控的活尸傀儡,而一众来这里享受帝国第一美人的王族也都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看着他们,戈隆脑海中突然崩出一个无比大胆,甚至可以说是疯狂的计划……

    几分钟之后,典狱长布拉哈德利侯爵的客人,休文家族的代理族长米歇尔,与她的侄子歌莉娅·休文,在老侯爵的亲自送行之下,离开了皇家黑山监狱。

    就在那些皇家侍卫询问“游戏室”内情况的时候,老侯爵一脸诡异神秘的笑容,将五花大绑,神情呆滞的阿曼达伯爵从游戏室内拉了出来,让一众人参观过目,并暗示他们的主人现在正在“兴头上”,而且因为药物的原因,他们现在的形象有些不方面见人。

    这些皇家侍卫自然知道自己主子是什么德行,为了皇家的颜面,他们现在的丑样确实不能被外人看到。

    老侯爵这一番作为,彻底打消了众人因为看到休文家族的人而产生的疑虑,尤其是跟随米歇尔离开的那位“歌莉娅·休文”,他的身形容貌实在是和传说中的大6第一美人太相像了,就算他浑身被宽敞的黑色斗篷遮掩,也有不少人瞬间想到了“偷梁换柱”,这种经典的越狱手段。

    不过随后老侯爵牵出来的真正的阿曼达顿时打消了众人的疑虑,毕竟真货就是真货,他们都是见过阿曼达本人的,自然不会在这种距离之下认错人。

    只是这一回主子们玩得似乎有些过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守在外面的王族护卫们心中又开始涌起阵阵不安。

    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眼看黎明就要到来,阿曼达伯爵的处刑时间逐渐逼近,而那些疯狂的皇室成员竟然还是没有一个人从游戏室内出来。

    要知道大帝杜隆塔尔虽然有了新欢就抛弃了旧爱,但想来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喜欢看到曾经的旧爱被其他人肆意玩弄,他曾经下达的旨意,不允许任何人接触狱中的阿曼达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只是因为阿曼达正式的处决命令下达,这些皇室成员才有胆子威逼利诱布拉哈德利侯爵,给了他们一个零距离接触大6第一美人的最后机会。但前提是绝对不能让大帝知晓。

    然而现在……

    皇室成员都像赖在了“游戏室”内,死活都不愿意出来,老侯爵在出来安抚了众人几次之后,也在里面销声匿迹。

    典狱长的亲信狱卒用专门的通讯手段试图联络里面,也是毫无动静。

    就在距离阿曼达伯爵公开处刑只有最后两小时的时候,焦急如狂的皇室护卫与狱卒终于强行闯入“游戏室”,然而下一刻他们看到的画面,顿时让所有人如堕冰窟。

    碎尸四处,鲜血横流的场面在游戏室内十分普通,然而当被碎尸的对象从“玩具”换成“玩家”之后,这可就让人完全笑不出来了。

    此时的游戏室内宛如人间炼狱,每一间秘密房门都被打开,那些在里面释放压力的囚徒和那些可怜的平民少年少女们一起,身体都被撕扯成了无数碎块。

    护卫们带着无限的惊恐冲进最里面那间,看到的就只有更深的绝望。

    老侯爵的身体躯干被一根直径接近半米的石柱所贯穿,深深地扎在天花板上,头颅和四肢可笑的就像长在石柱上面一样。

    而那些皇室成员则不见踪影,房屋正中只有一大滩难以区分的细碎肉酱。

    几张从肉糜中翻找出来的,被切削出来的完整面皮证实了众人最坏的猜想,这些肉酱正是属于那些身份尊贵的皇室成员。他们唯一能被辨认出来的就只有几张人脸面皮。

    最后在核对人数时多出来了一张人脸,经众人证实,正是属于这场死亡盛宴的男主角,阿曼达·休文的。

    无论是普通的囚犯,那些平民“玩偶”,还是vip客人,包括这场密室杀人案最大的犯罪嫌疑人,阿曼达·休文在内,整座“游戏室”内无一人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