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第一卷 筚路蓝缕 第九十四章 驳斥
    应该是6续有人下楼用餐,或者是休息,园区里此时热闹了起来。

    这些声音,让苏珊觉得亲切。

    她还是第一次现,这位印象中总是很和气的冯先生,原来也会这么直接。

    而他的这种直接,给了同样喜欢直接的苏珊很大的压力,哪怕他此时依然在微笑着。

    当然,也许是冯一平说的那种可能,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这个世上,总是免不了会有阵营之分。

    商场和战场,本质上,确实没有什么分别,所以阵营之分会尤其明显。

    和战场上不同的是,在商场上,实力最强的那位,往往找不到什么盟友,而排在它身后,离它最近的那些对手,却往往是天然的盟友。

    在线广告领域,就是如此。

    排在谷歌之后的雅虎和微软,此时就是天然的盟友,谷歌在处处被他们针对。

    苏珊有些不难想象,如果冯一平的Facebook,也加入雅虎和微软的阵营,那她和她的团队,该会面临多么大的压力。

    她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眼界还不够高,因为她此前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来看待谷歌和Facebook的竞争问题。

    虽然说从当前的局势来说,谷歌好像也不需要盟友,但从长远来看,有Facebook这样一个未来的展连苏珊都觉得警惕的盟友站在自己这一边,而不是站在另一边,那无疑是一件好事。

    而原本,Facebook就应该是站在雅虎和微软那一边。

    最熟悉和雅虎以及微软竞争态势的苏珊非常明白, Facebook选择和谷歌一个阵营,那么,雅虎和微软的那个联盟,只会越来越弱势。

    苏珊清楚的感觉到了差距。

    无论是和冯一平,还是和佩奇布林。

    不止是眼界上面的,还有格局上面的。

    她只会教条的看待面临的竞争,而他们那三位,显然是站在更高的层级,来辩证的看待这个问题,从而他们能更准确的抓住问题的核心。

    这个核心就是,相对来说,就是不考虑未来的可能的合并,谷歌和Facebook的竞争,现在也算是内部矛盾,顶多就是盟友间的争执。

    “抱歉冯,我以前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看待过这个问题,有你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无疑会更轻松,”她说得很坦白。

    冯一平点了点头,他喜欢和这样坦白的人打交道。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另外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比较过,Facebook的用户,是不是比其它网站的用户,更多的使用谷歌的产品?”

    苏珊又楞了下,她摇了摇头,“也没有,”

    “这么说……?”

    “是的,”冯一平肯定的说,“Facebook的用户,会更多的使用谷歌的产品,我想,你回去只要做一个简单的比对,就能清楚的得出这个结论,”

    也就是,一定程度上,Facebook的用户越多,谷歌的用户也就越多,难怪他们三位的关系能这么好。

    “我们再说另外一个问题,虽然随着网络的兴起,传统的媒体,尤其是纸媒这样的内容分平台,目前颓势越来越明显,”

    “但从整个广告市场来看,电视广告,目前依然是广告市场的主体,”

    真正的智能手机,也就是苹果的iphone,还要等到下个月才能上市,4g也并没有普及,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还没真正到来,此时电视的开机率,依然很高。

    因此电视广告,以它的高覆盖面,此时依然是广告市场的主体。

    “从这个角度来说,多一些能扩大线上广告的同行,对我们互联网公司,都是好事,”

    苏珊点头,“你说得是,”

    也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说,连雅虎和微软,都可以算作是盟友,大家要共同和电视广告竞争。

    “我们再说说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冯一平喝了一口水,“我们知道,谷歌,强项在搜索,Facebook,自然是在社交,微软,毫无疑问是操作系统,雅虎,”

    说到这,他摇了摇头,“我现在真说不出他们的强项,他们是处处撒网,但是样样稀松,”

    不知道怎么回事,听了冯一平这话,苏珊突然就觉得,雅虎未来的展,好像不会太好的样子。

    “一个现实是,我们这些原本在各自领域都占有优势的公司,到后来,自的或者被动的,都会进入其它公司擅长的领域,比如,微软一直在搜索方面努力,雅虎当然也是,Facebook也离不开搜索技术,”

    “另一方面,大家有都在朝社交方面努力……”

    “我想,这是当企业展到了一定的高度以后的一个必然,当到了一定高度,并在那里碰到其它同伴以后,我们会有一种殊途同归的感觉,”

    “这就带来了一种诱惑,既然大家能从不同的道路,抵达这样的高度,我站在这个高度上,自然有可能走通那些同伴来时的路,”

    “……也就是,对站在顶端的那些公司来说,实际上不存在任何边界,”

    “所以,我们一边在巩固自己的后路,一边在冲击其它人的后路,这会是一种常态,”

    “一般来说,只要我们巩固好了自己的后路,到了这个高度,我们就会立于不败之地,其它的,那是胜固欣然败亦喜,”

    “最忌讳的,就是放着自己身后的路不管,眼睛全定在其它人身上,什么路都尝试一次,但什么路都半途而废,”

    冯一平说到这里稍微沉默了一下。

    苏珊觉得,他这又是在说雅虎。

    “……总之,这样的后果就是,你接下来会现,所有知名的高科技公司,会越来越像,你做搜索,我也做搜索,你做社交,我也做社交……”

    “甚至,我们不排除在未来,一直专注于软件的微软,会和苹果在硬件上正面竞争,”

    这个观念,冯一平跟自己公司的高层都讲过,只不过跟苏珊稍微提了一下。

    “你明白我说这些的主要意思吗?”他问苏珊。

    “大概明白,你是说,未来我们的竞争对手,可能会是所有人,或者说,”她修正了一下,“会是此时看起来,和我们完全没有利害关系的公司,”

    “对,时代在展,我们的竞争对象,也在变化……”

    “所以最要紧的,还是把我们的工作做到极致的好,”苏珊忍不住打断了冯一平的话,“这样才是以不便应万变,”

    冯一平看了苏珊一眼,她理解的,还不全面,当然,作为一个高管来说,她是合格的。

    “对,也不对,”他想了想,“我们是要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也就是守好后路,但同时,也要抓住时代展的脉搏,做相应的调整和尝试,”

    苏珊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冯一平的思路。

    “你可以想想一个问题,就算是赢了所有的竞争对手,那就高枕无忧了吗?那就一定意味着成功吗?”冯一平站了起来,“你会想明白的,”

    “中午你还要照顾孩子,我就不留你吃饭了,”

    奶爸冯一平对苏珊身上的那种味道很熟悉,那是浦乳期的妈妈,身上独有的味道。

    “哦,谢谢你冯,”

    “欧文,帮我送送苏珊女士,”冯一平指着那个礼盒说。

    …………

    谷歌的停车场里,苏珊在车上坐了好久。

    和冯一平交流以后,她好像明白了很多问题,又好像更糊涂了。

    脑子里这会晃晃悠悠的,有些迷糊。

    直到胸前胀痛,她才回过神来,又到了必须挤奶的时候。

    她匆匆的朝办公室赶,至少,之前对冯一平和Facebook的意见,现在是荡然无存。

    没过多久,正在办公室吃午餐的冯一平,接到了佩奇的电话,“我说伙计,你是怎么回事?你跟苏珊说了什么?我怎么觉得,她好像很困惑的样子?”

    “你和她说明白了吗?”

    “她明白了,”冯一平说,“也请你要做好准备,我想接下来,让小扎和桑德伯格,也去拜访你们一趟,”

    “呵呵,你的问题你自己解决,”佩奇笑了起来。

    这方面的问题,他其实一点都不担心。

    有他们三个在,这方面的问题,就都不会是问题。

    “对了,都准备好了吗?”他问道。

    这还真是个问题。

    对一起出席布林的婚礼,黄静萍有些抗拒。

    冯一平大概能理解她不想去的原因,因为去了也是空自羡慕,所以还不如不去。

    而马灵,自然不好作为他的女伴出席这样的场合。

    “可能还真有点问题,静萍刚好有些不舒服,是重感冒,但我们都希望不会对这次行程有影响,”

    “哦,请转达我的问候,”佩奇对黄静萍的健康状况,一点都不担心。

    不仅仅是因为她还那么年轻,主要是因为,在定期全面的健康检查的基础上,他们这些人,不太可能突然出现健康问题。

    但是,对美国人来说,感冒,也不是小事(我们后来也一样),所以冯一平这个铺垫非常好。

    就算三天后黄静萍不能和他一起出席,布林和安妮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如果传染到婚礼上的其它人,那可不太好。

    …………

    5月11号,冯一平抵达加勒比海巴哈马群岛,这也是布林和安妮,选定的婚礼举办地。

    实际上,虽然这里被称作加勒比海巴哈马群岛,但它并不在加勒比海,而是位于离佛罗里达不远的北大西洋。

    和加勒比海内的群岛一致的是,这里灿烂的阳光。

    这灿烂的阳光,把沙滩上所有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炽烈的金色。

    连空气,也格外的明亮清新。

    冯一平悠闲的躺在躺椅上,觉得就应该带着两个孩子,来这样的海岛来度假。

    或者,在明年之后,真的应该给自己买个岛。

    只是,目前来说,这沙滩上的美女,要是能多一些,那就更是完美。

    布林的婚礼,安保自然非常严格,为此,他选择包下了巴哈马群岛的一个岛。

    参与人数也经过了严格控制,听说,出的请柬,还不到半百之数,所以,这会海滩是熊孩子们的天下。

    不多的一些女宾,确实都挺养眼,此时敢在沙滩上穿着比基尼的,身材都不错。

    佩奇邀请的这些人,没有一个简单的,他们的家眷或者是女友,自然各方面的条件都会不错。

    但对冯一平来说,这些位,他连远观也不太合适,人男朋友或者老公,都在那边的酒吧坐着呢。

    一个人走到冯一平的阳伞下,冯一平一听脚步,就知道是佩奇,“怎么了?不想喝酒了吗?”

    又有几个人的脚步声的传来,冯一平一看,哟,即将做新郎的布林也跟来了。

    他和布林,此时虽然都穿得非常休闲,都是沙滩裤配T恤衫,但看起来都很严肃的样子,“怎么了?”冯一平坐了起来。

    “哦,你们好,”他这才看到,后面还跟着迈克尔莫瑞兹和约翰杜尔,这个两个沙丘路上的风投公司里,最成功和最知名的两位风投家。

    难道是和他们有什么争执?

    这时,施密特也走了过来。

    “嗨,冯,”那两位分别和冯一平打招呼。

    佩奇和布林没说话,挨着在冯一平的躺椅上坐下来,莫瑞兹和杜尔见状,坐在阳伞下的另一张躺椅上。

    那张椅子上,还有位置,但奇怪的是,施密特并没有跟着坐过去,他选择站在一旁。

    冯一平看了看两边,佩奇和布林,和那两位风投家之间,好像有些对立的样子,但那两位,注意力好像又在自己身上。

    “有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