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 其他小说 > 大逆之门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不会放过他
    大地裂开的口子将佛陀吞噬了进去,已经失去了所有力气伤痕累累的佛陀根本就没有办法自救,他就躺在那掉了下去,看着天空,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笑起来原来空气的味道也这么好。

    随着谈山色的双手合拢,大地裂开的口子开始迅的关闭,佛陀被关了进去,好像两座山崖对撞在一起,以佛陀现在的情况顾忌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住了。

    安争暴怒,朝着谈山色冲了过去,谈山色却在关闭了裂口的同时启动了传送,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多一种准备?

    他的身体瞬间消失不见,下一秒回到了大雪山的另外一侧,出现天空上那个巨大的旋涡旁边。

    如他这样的人,每一次亲自出手的时候先要想到的不是自己会杀几人会有什么所得,而是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该如何应对。

    虽然他没有想到安争居然会这么快从异变空间里出来,可是在安争出来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必须走了。

    他为什么非要杀佛陀?

    就是因为他要让安争分心,安争的注意力都在救人,他就能从容离开。

    出现在旋涡边上,谈山色的嘴角都是笑意,他看着下边依然在激战但死伤惨烈的那些修行者,忍不住嘴角一勾:“终于爽了一次,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人,这种感觉最爽不过了?!?br />
    然后他直接冲进了旋涡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然而,安争并没有追过来。

    在谈山色冲进旋涡离开的时候,安争就在之前佛陀被吞噬的地方没有动。

    大地再一次震动起来,只是这一次的震动却没有那么剧烈,地面上很快就鼓起来一个大包,里面有个散着紫色光芒的东西破土而出。

    逆鳞神甲!

    安争在第二次出手的时候就把逆鳞神甲转移到了佛陀那边,虽然没办法给佛陀穿上,但是却可以形成一个完美的?;げ?,被吞噬下去的佛陀立刻就被逆鳞神甲形成的一个方盒子似的防御层?;ぷ?,大地的夹击对于逆鳞神甲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安争双手托着逆鳞神甲形成的方盒子,快的冲回了大雷池寺里,带着重伤的佛陀回到了异变空间,然后将自己身上带着的上好丹药连着给佛陀喂了好几颗,他身上从来都不缺少品级巅峰的丹药,曲流兮为他准备的多的难以想象。

    几颗丹药下去,佛陀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但依然极为虚弱。

    “原来还是活着好?!?br />
    佛陀叹了口气:“我以为自己死了?!?br />
    安争笑了笑:“我说过,我不会让你那该死的预感准了的?!?br />
    “你怎么这么快?”

    佛陀忍不住问了一句。

    安争道:“自己的东西,拿回来的当然不会太忙,毕竟不需要适应不需要融合,直接吸收就是了你留在这好好休息,我出去收拾一下那个大家伙,谈山色不敢再露面了,你放心,他把你打了一顿这件事我记住的,以后帮你打回来?!?br />
    佛陀:“给我点面子不好吗?我是佛陀啊?!?br />
    “明天就不是了?!?br />
    安争站起来,身子一闪消失不见。

    外面,金顶国的修行者死伤惨重,起第一次冲锋的那些精锐的骑兵几乎已经损失殆尽,虽然他们有着悍不畏死的勇气,可是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夸,比钢筋铁骨还要可怕,他们一次一次的撕咬一次一次的进攻,虽然让夸看起来也遍体鳞伤,但是这种消耗战对金顶国来说打不起。

    “和他拼了!”

    一个仙尊级别的金顶国修行者嘶吼了一声,眼神里只剩下决绝,他身上全都是血,已经将衣服彻底染红,却没有回去治疗的打算,他回头看了看那满目疮痍的大地,看了看倒在身边和远处的同袍,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杀了他,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他!

    这个修行者腾空而起,朝着夸的头部冲了过去,夸太高了,他飞上去的时候,看到了挂在夸腿骨上的尸体,就算是死了,依然后里紧紧握着他的长刀,刀插在夸的骨头缝隙里,随着夸的移动,那尸体就在那来回摇摆。

    他看到了在夸的小腹位置上,一群身穿甲胄的军中修行者依然在一刀一刀的劈砍着,夸低下头喷出一口气,直接将这些人从身上吹了下去,那口气奇臭无比,然后忽然爆开,那些军中的修行者还没有摔落在地上就直接被烧成了灰烬。

    他看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一起修行一起成长起来的好朋友,他们两个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山头那棵特别漂亮的松树下面对弈,两个人可以一坐三天三夜,谁也不说话,却好像无话不谈一样。

    此时此刻,他的好友就倒在了夸心口位置,躺在一根肋骨上,他知道自己的朋友想要做什么,因为他们是最好的知己,他的想法和他朋友的想法是一模一样的。

    “我们一起吧,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我也如此想,我们一起完成?!?br />
    他艰难的飞过去,将兄弟的尸体抱起来。

    他的朋友尸体上伤口比他还要多,还要狠,如果还有一口气他朋友也不会死在这,他的朋友是拼尽全力的爬到了这里,再也没有力气了,连最后要做的事都没有完成。

    修行者抱着朋友的尸体飞上去,终于飞到了夸的头颅旁边,然后爆开。

    是啊,他们本就是要这样做的。

    他的朋友就是要自爆,可是却连自爆的力气都没有了。

    炸开的力量将夸的头颅撞的往一侧歪了过去,那巨大的身躯站不稳,往旁边连续跨了好几步,脚掌落地的时候,大地被震的动荡不安,连大雪山都开始崩塌,大量的石头顺着山坡滚下来。

    “吼!”

    这自爆一击将夸的半边头颅炸的黑了一大片,却没有办法真正的伤害到他,仙尊级别的实力,相对于夸来说还是太弱了。

    但是,这自爆一击却把夸彻底激怒了,他俯身一声嘶吼,嘴里喷出来的腥臭无比的气息瞬间就到了地面上,那些依然悍不畏死的起进攻的士兵们被腥臭之气吹的东倒西歪,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那腥臭之气就变成了火海,将方圆千米之内的人都吞噬了进去。

    太惨烈了,这样的战争惨烈的让活下去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就在这时候,席卷了大地的火焰忽然之间飞了起来,像是一层漂浮起来的火烧云一样,一秒钟之前被火焰吞噬进去的人们全都愣住了,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火焰却腾空而起。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那个身穿黑色长衫的年轻人,飞起来,两只手举着,头顶上就是那一层厚重的火。

    呼的一声,安争将举着的火海扔了过去,夸张开嘴朝着安争这边一声嘶吼,腥臭之风再次喷了过来,将火海在半空之中直接吹散。

    然而,安争到了。

    当漫天的火焰消散的那一刻,安争从火焰之中冲了过来,一拳打在夸的额头上,这一拳沉重的连夸都承受不住,猛的向后倒了下去。

    相对来说安争太小了,他漂浮在夸的额头前面,就好像漂浮在人脸前边的一?;页?,如果从远处看的话根本就现不了他。

    可是偏偏这么小的安争,那一拳却爆出狂暴无比的力量。

    夸疼的嚎叫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了下去,在半空之中他强行转身两只手抱住了大雪山,大雪山摇晃了几下,碎石分落。

    夸猛的转回头,眼神凶狠的看着安争,在他的额头上被安争击中的地方,依然有紫色的电流闪烁着。

    夸抬起手抓向安争,安争在那只手抓过来的时候一拳打了过去,他的拳头比对方的一根手指的手指尖还要小太多太多了,这一拳打在夸的手指尖上,就如同一只蚂蚁撞在了一个树桩上似的。

    可是,当拳头接触在夸指尖的一瞬间,指尖就开始崩碎,是好像石头碎裂一样的崩碎!

    狂暴之极的紫电从指尖轰了进去,指尖迅崩塌碎裂,然后是那根手指,一块一块的从高空掉下来,好像是从天穹之外飞来的陨石。

    手指崩碎,然后是手掌,五根手指很快就变成了碎块坠落下来,再然后是手掌,再然后是手腕,再然后是手臂!

    这一拳,威力恐怖如斯。

    夸的这条右臂以肉眼可见的度崩塌着,手指骨碎裂掉下来对于人来说就好像天降大石,胳膊一块一块的碎裂掉下来,就好像一座一座小山包掉下来似的。

    没多久,那条胳膊就彻底掉没了。

    夸疼的嗷嗷的叫起来,另外一只手疯狂的在断裂胳膊的肩膀位置拍打着,似乎想把那该死的力量从自己的身体里驱逐出去。

    他驱逐不掉。

    安争再一次冲了过来,度太快引了气爆,这边气爆才炸起来,那边安争已经一拳轰在夸的额头上,乃是之前轰中的地方,进准的没有丝毫偏差!

    咔嚓一声,夸的头骨被击中的地方裂开了一条缝隙。

    头骨是他最坚固的地方了,第一击他硬生生的承受下来,第二击虽然也没能彻底将头骨打爆,可是裂开的口子已经足以让他恐惧了,他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然后这个刚刚屠杀了至少上万修行者和军人的家伙,掉头就跑。

    安争一招手,掌心里出现了一柄巨大的雷电长枪,朝着夸的背后掷了过去。

    气势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