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点后的兰桂坊,夜色撩人,一对对男女举着酒杯在马路边旁若无人的调笑。

    每间酒吧的舞池中,挤满了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疯狂扭动。

    空气中的酒气、烟气、香水味、体臭味,混杂在一起,就是荷尔蒙弥漫的味道。

    “danie11e,昨天那个大6小开功夫怎么样?”舞池中,一名皮肤颜色有点深的混血美女在同伴耳边大声喊道。

    被称为danie11e的同样是个混血美女,肤色极白,身材高挑,眉宇间颇有几分当年关大美人的风韵。

    danie11e一边跳一边笑嘻嘻的喊道:“技术很好?!?br />
    肤色较深的美女眉毛一挑:“真的假的?”

    danie11e格格笑道:“不信???katy你也可以试试啊?!?br />
    katy看看远处正在和吧台女dJ调情的那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荡笑道:“试试就试试,说真的,还有什么好处?”

    danie11e停下扭动的身躯:“你来真的?”

    katy撇撇嘴,“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脖子上的梵克雅宝,这个陈少出手好大方的,你看他给吧台小费都是一百港纸起,虽然是个大6仔,可比岛上的小开大方多了。上次我陪的那个梁少,他爹地还是什么****,却连好酒店都不舍得找一间?!?br />
    她们这些模特间,本身就会互相介绍生意,但前提条件是恩客确实已经不再对自己感兴趣,那还不如赚点介绍费,把恩客介绍给自己的小姐妹。

    但danie11e现在可不这么想,她觉得自己钓到了一条大鱼。这个内地来的陈少年少多金,出手阔绰,哪怕是暴户,也是大暴户。就算自己没办法成为他的正牌女友,但能多陪几次,肯定也能捞到不少好处,自然不愿见到任何竞争者的出现。

    danie11e略一出神,却见katy已经转身朝自己的金主走去,不由得脸色一变,追了过去。

    “达令~”danie11e抢先一步搂住陈少的胳膊,“我好像有点喝多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katy恼怒的看了danie11e一眼,暗自后悔过早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塑料姐妹花。

    katy也不甘示弱,直了直腰板,胸前两团更显雄伟。katy不屑的看看danie11e小巧玲珑的前胸,对被称为陈少的男青年媚笑道:“着什么急吗,还早啊,陈少,再玩一会吗?!彼底?,抱住陈少的另一只胳膊,挤进胸前那道深沟之中。

    danie11e恼怒之色溢于言表,被称为陈少的男青年一脸坏笑的搂过两人,“不如我们一起回去?”

    danie11e感到一阵无力,恨恨的瞪了katy一眼,却看到katy露出一脸胜利的笑容。

    两女目光交错,空气中似乎爆了无数火花。

    陈少志得意满的搂着两女向外走,他身边那名保镖突然走上前来,在他耳边说了两句。陈少愣了一下,转头对两女道:“两位美女,抱歉哈,我有点急事,改天请你们喝酒?!?br />
    katy大急:“陈少,什么事情嘛,我可以先回去等你啊?!?br />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钓上的凯子,就这么走了怎么能行?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就不一定了。

    danie11e虽然也有些失望,但看到katy的表情心中大畅,挑衅的看了katy一眼,对陈少道:“达令,你先去忙,男人当然事业最重要?!?br />
    陈少一脸淫笑的给两女每人一个飞吻,转身离开。

    上车后,陈少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脸:“老板到香江了?住在哪里?”

    精壮保镖面无表情:“到了,也住半岛?!?br />
    陈少愕然道:“我也住在这里,会不会被别人怀疑?”

    保镖摇头道:“老板已经考虑过了,如果有人盯着你,看到你去其他酒店,反而会更有嫌疑?!?br />
    车开了二十分钟,在保镖的跟随下,陈少坐电梯来到半岛新楼的25楼。

    “你可真会挑时间,我正要带两个姑娘回来,小胡就跟我说你来了?!背律僖唤?,便瘫倒在沙上抱怨道。

    “呵呵,你这几天过得不错啊,听说还找了个女模特?”张晨刚刚跑完步,回房间洗了个澡,头还是半干的状态。

    陈少嘿嘿一笑:“这不是为了完成你布置的任务吗,累死我了?!?br />
    张晨撇撇嘴:“记得还有任务就好,我可提醒你,玩归玩,别忘了你家里还有王露和孙雯雯呢?!?br />
    这个化名陈金平的,正是已经在火种源华夏代表处干了大半年的魏大仁。

    除了燧皇资本外,火种源也在华夏设立了代表处,与燧皇资本的人民币基金不同,火种源是彻头彻尾的美元基金。

    对于创业者来说,两种基金都是不能相互替代的,美元基金可以享受到的免税政策是人民币基金不能比的。而内资人民币基金在各投资领域的零限制,让美元基金望尘莫及。

    一听到张晨提起自己那两个女朋友,魏大仁满脸愁容,唉声叹气道:“别提她们了行不,这两个月她们天天闹,我才主动要来香江避一避?!?br />
    张晨摇摇头,魏大仁的三观太过奇葩,让他都不知道如何评论才好。但说实话,他这种无耻的很坦然的态度也让张晨蛮佩服的。

    “先说正经的?!闭懦磕昧艘黄克?,咕咚咕咚喝掉半瓶,“进展的怎么样了?”

    魏大仁双手抱头,惫懒的半躺在沙上:“最近我和罗朝晖接触的比较多,还在按计划进行。至于刘舆慈那边,我还没接触上,不过,我觉得罗朝晖对我的身份还是有些疑心,这几天我和小胡都现有人在暗中盯梢,你还是要把陈金平这个身份做的再实一点,我怕他们真的派人去鄂州查底?!?br />
    魏大仁确实是难得的人才,张晨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就现这个小子外表惫懒,但胸藏锦绣,很擅长隐藏自己,很有干间谍的特质。

    在魏大仁的管理下,网艺的水军规模已经非常庞大,应该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早,也是最强大的水军组织。尤为难得的是,他的风险意识还很强,与所有关键人都是单线联系,再通过几十个关键人控制了近万名网络水军。

    这近万名网络水军不全都是华夏的,还有很多国外的华夏留学生和一些真正的外国网民。

    成员如此庞杂的情况下,魏大仁居然把整个组织梳理得井井有条。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居然这个水军组织中,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而陈金平这个身份,就更有意思了。

    从官方档案上看,这个身份完全是真的,他不止有身份证,有户口本,更有自己的小学毕业证书、初中毕业证书、高中毕业证书。

    而且还有几篇以陈金平名义表在报纸上的小文章。

    但这个人,实际却是不存在的。

    准确的说,陈金平完全是魏大仁虚构出来的人物。

    这件事如果张晨来做,他也能解决,无非是动用些关系罢了,但想要把一个虚构的人做的这么真,还是有难度的。

    当魏大仁拿出陈金平这个虚构身份的时候,张晨还以为真的有这个人,魏大仁只是把相关证件的照片换成自己的。

    完全没有想到,世界上根本没有陈金平这个人物,而在官方的档案中,这个人却已经存在至少五年以上了。

    魏大仁颇为得意的告诉张晨,他小时候,由于父母总不在家,也没有什么小朋友跟他玩,于是他就自己和自己玩,虚构出各种各样的身份。并且每天都会给这些身份虚构出一些经历。

    原本这件事只是他自己在自娱自乐,但事情在他十三岁的时候突然产生了变化。

    他文笔很好,但用自己的身份投稿,因为年龄问题,从来没被正规报纸采用过。于是他用一个虚构的身份在报纸上投稿,没想到真的被报纸录用了,还赚了3块5毛钱的稿费。

    魏大仁看到报纸用铅字印着自己虚构的名字就想笑,笑了半天,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有没有可能把这个虚构的身份变成真的呢?

    魏大仁当时虽然只有十几岁,就像现了新玩具一样,兴致勃勃的开始尝试和钻研。

    他先是用虚构的身份和一个在公安户籍部门工作没多久的小姑娘结成了笔友,谈天说地。

    魏大仁在泡妞上是真的有天赋,虽然才十二三岁,仍旧把小姑娘迷得七荤八素。再加上八十年代正是文艺青年吃香的时候,那姑娘最后都想要以身相许了。

    八十年代的户籍管理并不严格,在这个姑娘的帮助下,魏大仁这个虚构的身份居然真的拿到了户口本。

    有了户口本,剩下的就好办了,魏大仁通过给不同的人写信,一点一点把这个身份逐渐完善,两年以后,这个身份就真的一点破绽都没有了。

    有了这次经验,魏大仁如法炮制,又用五六年的时间虚构了两个身世经历完全不同的身份,陈金平就是其中之一。

    张晨当时听了魏大仁的叙述后,惊得目瞪口呆,这小子太特么牛逼了吧?

    这尼玛就是做特务的天才啊,他要是活在战争年代,还有戴笠毛人凤什么事啊。

    一开始张晨找魏大仁,不过是想让他动用一下水军,在网上给刘舆慈和罗朝晖找点麻烦,让他们的割肉计划不能顺利进行。但魏大仁可能骨子里就有喜欢刺激的基因,得知张晨的计划后,兴冲冲的主动请缨来香江给刘舆慈和罗朝晖设套。

    张晨听到魏大仁的疑虑,点头道:“你把有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列一下,我让人去鄂州做准备,确保万无一失?!?br />
    魏大仁拿了支笔,给张晨写了几条注意事项,张晨扫了一眼,便交给门口的吴天。

    “我其实很好奇,就算你想搞垮他们,但这可是四亿港币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何必呢?!蔽捍笕嗜滩蛔∥实?。

    张晨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窗外的维多利亚湾夜景如繁星闪烁,美轮美奂。

    “既然要钓鱼,越肥的鱼饵,钓上来的鱼越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