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 都市小说 > 贴身战龙 > 虎起平阳 第645章 查房
    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赵玄机有点局促不安。心道不如假装房间没人算了,毕竟现在这副尊容实在不便会客。

    但来的不是客,是自己人。

    陈琳!

    敲了几声没人,赵玄机就听到自己电话响了。完蛋,肯定是陈琳打来的。

    果然,赵玄机跑回床边拿起电话一看,就是陈琳的电话。门外应该能听到电话响,再假装没人估计有点说不过去。

    “喂,还没睡啊……”赵玄机接通电话不尴不尬。

    陈琳语气不善:“开门,搞什么鬼!”

    “我睡觉呢,挺累的……”

    “是不是做坏事呢?和龙玲珑在一起?”陈琳冷笑,“我是要帮助柔柔监督你呢!”

    “没有!绝对没有!”赵玄机吓了一跳,这可不能被冤枉。你知道为了拒绝龙玲珑,哥都险些憋死了吗?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坚持下来,要是再背上这个黑锅就不好了。

    “既然没有你怕什么?起来,我要查房!”

    陈琳是认真的。

    说是替沈柔监督当然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就是醋意在作怪。她不希望赵玄机和龙玲珑搞上,一百个不乐意。

    所以当她回去之后就没睡,就等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来“打搅”一下。要是赵玄机和龙玲珑没在一起还好,要是在一起,哼,打散!

    现在赵玄机心觉不妙,但这种状态确实无法去开门。甚至他连意志都有点涣散了,说话时候都有点鼻音过重。这种声音让陈琳听起来非常不对劲,而且也大约知道像是什么原因。

    虽然没吃过猪肉,但还没见过猪跑啊,陈琳毕竟是个见多识广的成年人,知道男人那种如牛般的鼻音意味着什么。

    “哼,不老实是吧?!”

    “我誓,龙玲珑绝对……绝对不在我房间里,说瞎话的……遭雷劈……”

    我去……陈琳算是服了。你丫说话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清白?

    “好哇,那是不是在酒店里招了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了?那可比睡了龙玲珑更可恶!开门,我必须查房!”

    我去……赵玄机有点要疯了。

    最要命的是,千娇百媚散不仅仅是在视觉触觉上产生妩媚诱惑的错觉,甚至听觉上也一样。现在陈琳虽然对他纠缠不休,但声音落在他的耳朵里,却好似靡靡的魔音般令他灵魂震颤。

    不说话还好,你越说话,我就越酥麻啊。

    更可怕在后面,只听陈琳有点最后摊牌般说道:“真不开门是吧?那好,我自己开!”

    等等,你咋能自己开?赵玄机有点懵,你可不能进来。

    原来在办理入住的时候,主办方直接将房卡一同交给了陈琳,反正大家都知道她和赵玄机是一起的。而且和普通酒店一样,每个房间都有两张房卡。

    只不过陈琳也没多想,后来见到赵玄机之后就随手拿起一张给了他。关系太熟了,留张卡丢在自己房间里也没在意,但现在用得上了。

    赵玄机有点吓懵,毕竟自己这状态真的有点傻,在电话上忍不住撵道:“进来干嘛,我睡觉呢!”

    “我偏进!”陈琳冷笑着打开了房门。

    赵玄机吓得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就露出一个脑袋假装睡觉。但问题是药性太霸道了,他一边缩着还一边微微抖。

    这已经不错了,换做别人早就撑不住又去卫生间了。而且他不知道的是,单纯去卫生间无法根本解决问题。

    陈琳关了门进来,一副要捉奸在床的模样。只不过进来之后,却现龙玲珑真的不在。

    真的?她眨了眨眼睛,开始拉开衣柜,翻看卫生间,又看桌子底下……还别说,竟然真的没人。

    “真没人?”

    “废话……我说过……我要睡……”

    陈琳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因为她看到赵玄机的身体似乎在微微颤。我勒个去,被子下面有鬼?要不然你怕什么?“你怎么打颤?说话也怎么有点抖?”

    “可能……感冒……咳咳……”

    “不是吧?”陈琳眼睛一斜,冷冷的一笑,忽然抓住被子后面一角猛然扯了起来!

    够胆大的,但她才不在乎。哼,龙玲珑身材娇小,不会是藏在了被窝里吧,以为灯下黑就能瞒得过姐姐我……呃……我去,太辣眼睛了!

    陈琳被被子下面的状态给吓了一跳,脸一红赶紧盖上,又狠狠啐了一口:“你究竟搞什么呢……该死,看你那丑模样!”

    横竖都已经这样了,赵玄机也豁出去了。光着上身坐了起来,强忍住那种邪火的折磨?!拔铱赡鼙弧涣徵缦铝艘闱拷熳吡?,你还……捣乱……”

    “我呸,这个小浪蹄子,果然没安好心!”陈琳气呼呼的说,但随即一转眼睛,笑道,“哼,你不会是骗我的吧?是不是自己一个人做坏事被我撞见了,结果说什么下药的借口呢?”

    赵玄机真的有点忍不住了,太不想说话。因为现在眼看着陈琳这个大美女在自己眼前晃动,而且还刚刚看到了自己的那种状态,让他难以自持。

    甚至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和体味,都仿佛百倍千倍的放大,疯狂充斥着他的感官。

    “酒……应该是酒里有药……”赵玄机勉勉强强的解释。其实刚才就想明白了,为啥陈琳没事儿?大家吃的菜可是一样的。

    因为赵玄机和龙玲珑喝的是白酒,而陈琳只喝了点红酒。

    至于说龙玲珑自己没事儿,那是因为但凡下药的,往往都有解药。

    “我才不信!跟说书的一样,编的天花乱坠!”陈琳笑着来到刚才的小酒桌旁,拿起没喝完的那瓶白酒,轻轻沾了一口,“哼,就是普通的酒味,怎么一点异味都没有呢?说瞎话的吧!”

    她的意思是,像你赵玄机这样的老酒鬼,难道分不清里面掺药之后的异样?

    但赵玄机真想以一个江湖人的身份告诉她:假如药物放酒里就会变味,你以为别人还会喝吗?就算是制作低等毒药*,也得让老鼠觉得没异味才行啊。

    只是赵玄机现在意乱神迷,真的什么都懒得说。

    陈琳也知道自己刚才孟浪了,扇了扇微红的脸蛋儿掩饰尴尬:“算啦算啦,看你还算老实,那我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