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 都市小说 > 道门振兴系统 > 正文 第289章 在线发牌
    餐桌上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安凯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个大嘴巴子,怎么就脱口而出这么句令人臊的话呢?

    “我……”张了张嘴,安凯颇为忐忑地说道。

    不过他刚开口,对面的郑芊染便是慌张急促地站起身道:“我,我去上个卫生间!”

    没等安凯反应过来,郑芊染便是抱着孩子离开了座位。

    虽然有点介怀未能解释清楚,但安凯多少感到一阵轻松,仿佛搁浅的鱼儿重新回到了水中。

    “待会等她回来,一定要好好解释才行,否则引起误会多不好意思!”安凯心想道,像是壮胆般猛地端起桌上的饮料灌了一口。

    叮!

    清脆的手机提示声骤然响起,正在喝饮料的安凯登时被惊得呛到了。

    急忙从桌上抽过几张纸巾,安凯擦了擦口鼻处溢出的饮料,还好他反应够快,要不然衣服裤子上没准就会留下水渍。

    顺手拿过手机一看,安凯错愕地现没有任何未读的信息提示,正纳闷之际,他瞧见桌面另一侧的手机赫然亮着屏幕。

    显然,刚才响起提示声的并不是安凯的手机,而是郑芊染慌忙之间落在桌上的手机。

    不知怎么地,安凯脑中忽然升起了强烈的好奇心,他非常想要看一下郑芊染的手机,想要知道是谁给她来的信息!

    这个念头一升起,好似野火般迅蔓延开来,一不可收拾。

    “不行!这是窥探他人隐私,太龌龊了!”安凯刚伸出手,脑中仿佛有一个声音进行劝阻。

    脸腾地一下涨得通红,安凯重重地拍了刚伸出去的手掌,深深地为自己方才居然生出如此脏脏的念头而感到可耻。

    “没关系的,我就只看一眼!就看一下是谁来的消息,又不去窥探其他的隐私,反正谁也不会知道!”充满诱惑的声音立马编造出合情合理的借口,煽动起安凯再次伸出手臂。

    脑中黑白两个小人犹如走马灯般厮杀搏斗,最终小白人被小黑人给压在了身下!

    如同西方传说中的夏娃,她在蛇的诱惑下偷食了善恶树的禁果,并让亚当食用,最终二人被上帝逐出伊甸园。人类一旦无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总会做出些明知不应该的事情!

    安凯深吸了口气,以此来平复仿佛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跳,他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摸到了郑芊染的手机。

    一不做,二不休,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哪里还有回头路可言!

    安凯飞快地拿起手机,双眼死死地盯着屏幕区域。

    屏锁画面之中,赫然显示着一条短信。

    “xx家线上赌场上线啦,美女荷官,在线牌……”

    安凯瞪大了眼睛,一时间有种欲要吐血三升的冲动!

    我咧个去,这好不容易天人交战做出了决定,甚至连人格和节操都暂时出卖了,结果就换来这么一条垃圾广告?

    敢不敢来个“大家好,我是渣渣辉”或者“老婆操作失误,竟修炼成变异鲲王统领众鲲”?

    安凯此刻的心情丝毫不亚于吃了一只苍蝇,不,必须换个更加生动形象的说法,对了,就如同安凯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人美声甜的小姐姐,满心欢喜地将其约了出来,正准备进行一番成长的时候,却惊恐地现对方下面掏出比他还大的凶器!

    “这真是老子这辈子做过最蠢的事情!”安凯扯着嘴角,直想以头抢地。

    正当安凯准备放回手机,装作之前的一切都未曾生过时,他倏地瞟到了锁屏画面的背景。

    信息提示挡住了小半区域,然而依然能看出背景画面是一男一女的合照。

    女生笑得很甜,正是郑芊染,照片中的她看上去要比现在更加青涩几分。

    而被郑芊染揽着手臂的男生恰好被挡住了半边脸,不过仅看其露出的半边脸,倒也算得上是人模狗样!

    “这就是那个渣男吧?啧,一看就不是啥好玩意,瞧瞧这……”安凯瞳孔猛地一缩,嘴上的讥讽亦是戛然而止。

    ……

    郑芊染回到座位坐下,现对面的安凯一手捧着杯子,一手搅动着吸管,看上去有些沉默,或者说压抑?

    “芊染,你这次来燕京是为了什么?”安凯没有抬头,声音略显低沉。

    郑芊染并未隐瞒,开口回答道:“找一个人!”

    安凯握着杯子的手紧了几分,隐隐间可以看到关节都有些青白了。

    “值得吗?”喉头鼓动了两下,安凯继续问道。

    “我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敝\啡久蜃抛焖档?。

    此刻的郑芊染,倔强且坚韧,与之前的温柔性格判若两人。

    “呼!时间不早了,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安凯长出了口气,神情复杂地说道。

    “不,不用麻烦你了,我乘地铁回去挺快的!”郑芊染回道。

    安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郑芊染,而后笑着说道:“那你一路上小心,有事电话联系?!?br />
    “嗯,你也是?!敝\啡菊寡盏?。

    两人交换了号码,并互加了微信,随后便起身离开了茶餐厅。

    也不知郑芊染有意还是无意,她在操作手机时并未让安凯看到屏幕背景的照片。

    ……

    与郑芊染在餐厅门口分别后,安凯刻意走出半条街,而后又偷偷地折返回来,跟在了郑芊染的身后。

    一是安凯不放心郑芊染,二是他想要验证些事情。

    郑芊染和安凯都可以说是离家出走,在燕京这里人生地不熟,更没有亲朋好友可以投奔。

    更不消说她还带着个婴儿,怎么想也很难让人放心。

    尾随着郑芊染来到地铁站,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的安凯差点没被人冲走,丢失了郑芊染的身影。

    倘若跟得太紧,他又担心被郑芊染现,到时就当真百口难辩了,总不能尬笑着说是巧合吧?

    即便现在还未到人流高峰期,地铁车厢内照样人满为患,像是一个狭窄的沙丁鱼罐头。

    燕京的群众还是挺热心的,有位大妈见郑芊染抱着婴儿,相当幸苦的样子,于是便起身给她让了座位。

    郑芊染推脱了一番,觉得不好意思接受让座,最后还是被古道热肠的大妈硬拉着坐下。

    安凯则趁机挤到了车厢的另一端,恰好能伸长脖子看到郑芊染,还不至于担心被现。